圣手小村医完整版免费阅读|车开得比较猛的古文最新章节:囚禁掠夺h玩弄np/书房扯掉肚兜揉

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余秋霜难受的地方,并让余秋霜成功得到满足的!

老陈的手掌顺着余秋霜光滑的大腿一路摸了过去,余秋霜明明想要阻止也没力气。

所以她很着急,只能在撩到近乎起火的难受中,向老陈展开求饶。

 文学



“不要,不要这样,我答应你,你想要的话等我穿上丝袜,我让亲吻我的腿和脚,但你不要碰我那里,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在说这些的时候,余秋霜都含起了哭腔,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她也的确是可怜,因为这让她想起了被李岩碑强迫的时候,是同样的无助,同样的悲哀。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在随后急的落下眼泪来,也是为自己悲惨命运的轮回而无助哭泣。

老陈都快摸到那性感的目的地了,却突然感受到了余秋霜泪水的落下。

看到这眼泪,他就猜到了个大概,随即就把手收起来了,更是连嘴巴也不再亲吻余秋霜。

余秋霜感觉到他动作的继续,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还是没有力气,再一次把那儿怼在老陈脸上。

老陈很无语,只能再次动手,不过这次却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把余秋霜扶起。

他不光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在扶起余秋霜的瞬间,还不忘趁机在她身前又摸了一把,“余小姐,你这真大。”

余秋霜又羞又气,“你还摸!”

老陈撇撇嘴,不再动手了,但他不动手动眼啊,就这么近距离看则余秋霜身前。

余秋霜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些力气了,赶紧去拽浴巾,可这么拽也没法从凳角上拽下来。

她真是气坏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老陈连吃带摸的,也不差让他多看几眼了。

红着脸,余秋霜坐在凳子上,越想越羞,随即挥起粉拳噼里啪啦砸在老陈身上,边砸还边抱怨,“让你欺负我,我让你欺负我!!!”

老陈倒也没躲,主要是这顿砸


怨,毕竟浴巾是他挂的,余秋霜那儿也是他吃的,该砸。

不过他还是好心提醒道:“你小心点别打到自己那儿,毕竟那俩挺大的,再砸伤了我的宝贝。”

余秋霜要羞疯了,什么他的宝贝,长自己身上三十年了,凭什么就变成了他的宝贝。

懒得再打老陈,她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将脑袋扭向了一旁。

老陈也不再撩她,就这样蹲在她身前,紧紧盯视着她身前,真过瘾,怎么看也不腻……

只是不多会儿,老陈就把目光从余秋霜身前挪开了,因为他发现了异样。

有什么东西,正顺着余秋霜那双雪白的大长腿缓缓流下。

“余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话说,有屁放!”

余秋霜没个好脸色,老陈也就不废话了,直接开口,“那什么,你那儿淌水了。”

余秋霜真的是要被活活羞死了,那是汗好不好,她在汗蒸,这是汗蒸房,这是汗!

为了证明这点,她直接抹了一下将白皙小手递出,“不信你自己尝尝,是不是汗!”

汗水是咸的,这点一下子就尝出来,而且身前都已经被老陈欺负成那样了,余秋霜也不介意再被老陈吃下手指,大不了回去用84消毒药一通泡就是。

但老陈的行为显然出乎她预料,因为老陈直接伸手抄起她那双雪白的大腿,低头就往她浴巾下去了。

看到这一幕,余秋霜顿时大急,“老流氓,我没有让你尝那儿,你别过来,不要,不要啊!!!”


老陈当然只是撩弄下余秋霜,刚才不好意思欺负,现在就更不好意思欺负了。

在他松开手后,余秋霜就赶紧把挂在凳角上的浴巾摘下重新围好,然后出去了。

老陈又坐了会儿,怀念了下刚才余秋霜的味道,这才往门外走去。

换好衣服出门后,老陈在大厅里见到余秋霜。

刚见面,余秋霜就朝他示意,示意他到角落里说话。

老陈跟着余秋霜去了角落,然后余秋霜就红着脸低声威胁他,“今天的便宜你赚了也就赚了,看在你最后收手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以后你再敢不规矩,我一定杀了你!”

吓死了吓死了,这涉黑人员就是不能惹,动不动就要杀人。

于是老陈对她问道:“那你之前在桑拿室里说的话还算不算?”

余秋霜忘记具体是哪句话了,直至看到老陈瞅她套在黑色丝袜里的性感嫩足,她这才回过神来,羞红着脸转身就走,连答案都不给老陈一个。

老陈很郁闷,“咱说话得算数啊余小姐,我这还憋的慌呢!”

余秋霜羞恼到不行,“憋爆了活该!”

望着上车远去的余秋霜,老陈脸上流露出笑意。

女人羞好啊,知道害羞的女人都是有良心的女人,有良心的女人说话会算数的……

从桑拿室离开后,老陈就回到了羽毛球馆。

赵媚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关于这些事情老陈从来不隐瞒,当然危险的事情除外。

当得知老陈办的很顺利后,赵媚长长松了口气,“希望顺顺利利的,这样我们也就可以恢复从前的安稳日子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被人威胁。”

老陈也希望是这样,他更希望跟赵媚天天在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所以在下一刻,他就伸手抚摸上了赵媚那双修长的玉腿,“小媚,你大姨妈还没走吗?”

纵然丝袜是冰爽的,可是老陈那只大手真的好热,甚至让赵媚有些那方便的冲动。

她很害羞,想说没走,但终究还是把事实给说出口。

“老陈,大姨妈走了,但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也没想好以后要怎样相处。”

这话说的,当然是幸福的相处,结婚登记然后走到哪也能合法的啪叽啪叽了。

只是就在老陈准备把这话说出口时,他突然闭嘴了。

他是这么想的,那么赵媚也一定要这么想吗?

换个角度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赵媚才28岁,他都40多岁了,大着一循还多。

这也就是说,等他60岁的时候,赵媚才40多岁,正是正华正茂艳丽的最后年纪,却要陪他这样一个糟老头子在一起……

“仔细想想,我自己都觉得不合适,换我我也得考虑考虑。”

在对赵媚说完这些后,老陈就留下个笑容,往楼上去了。

赵媚有些个着急,她听明白老陈的话了,老陈这是认为她嫌弃年纪大。

“老陈,我……”

她想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她心里也真不是那个意思,但她终究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口。

因为她需要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感情,虽然骂着前夫是王八蛋是畜生,可能够在一起生活毕竟也是因为感情。说她心里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假的。

所以她需要先从那段狼心狗肺的感情里走出去,然后才能再走进跟老陈在一起的美满幸福里。

这是最自己的尊重,也是对老陈的尊敬,她希望从跟老陈正式在一起那天开始,她的生命中就只有老陈这一个男人,哪怕老陈将来老了、生病了,她也愿意伺候老陈。

深吸口气后,赵媚望向了上楼的老陈身影,她低声喃喃,“老陈,等我,我会好好爱你的,我的身子只属于你,除了你谁也不配得到……”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除了老陈跟赵媚。

当然,两人倒也没起什么矛盾,就是大家之间相敬如宾的。

这种相敬如宾来夏晓彤都看的出来,这天晚上趁赵媚早走,她找上了老陈。

“大叔,你跟老板娘怎么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谈恋爱分手了似的。”

在夏晓彤说完后,老陈瞥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那天晚上你要主动让我睡你,结果她就在门外呢,里面的动静都听到了。”

老陈胡诌的话,刚好戳中了夏晓彤的心思,其实她心里就是害怕这回事。

她担心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被老板娘知道了,才跟老陈起的矛盾,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于是她有些急,“那、那怎么办呀,要不我再去跟老板娘解释下。”

老陈点点头,“也行,那你就跟老板娘说,你帮我吃出来了还咽下去了,我也把你吃的死去活来的,事后嘴里还拿出一根弯曲的毛发来,嘴巴子上还粘乎乎的。”

当老陈说起这些后,夏晓彤羞到要死要活的。

虽然这是事实,可真的不好说出口呀,听听都羞死了,她要怎么跟老板娘说呢?

见夏晓彤羞成那样,老陈乐了,“好了,不逗你了,她不知道咱们之间的事,我刚才是逗着你玩呢,你不要担心,我跟老板娘是在你面前装没有关系的样子。你也知道她刚离婚,这前脚离婚后脚就跟我在一起,怕人看见说闲话。”

夏晓彤恍然大悟,随后得知自己被戏弄的她抡起粉拳来就捶打着老陈的肩膀。

“大叔,你好坏,你就知道欺负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话说完,夏晓彤转身就羞


羞的跑开,结果她忘记了后面有把椅子。

那椅子也低点,刚好撞上了她下面,当时就痛的她双手捂住,连站都站不稳,蹲下了身子。

见夏晓彤撞了,老陈赶紧关切的上前,在询问过后把她给抱到了休息室。

好在这会儿已经是关门的点了,店里根本没客人,所以老陈直接关了门。

重新进入休息室后,老陈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夏晓彤更将那双美腿弄成W形,低头扒拉着小裤里面。倒不是在自己耍自己的流氓,更是看看伤的严重不严重而已。

可老陈受不了啊,他都憋了好久了,一直不能发泄出来,他是真的受不了,尤其夏晓彤那儿还那么性感,而这会儿姿势更是诱人。只不过想着人家刚撞那儿了,他也不想再占便宜。

于是老陈咳嗽一声,在夏晓彤赶紧那裙子盖上后,他进去了屋内,“伤的怎么样了?”

夏晓彤摇摇头,羞红着脸说道:“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挺痛的。”

老陈‘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他又不是医生,哪知道怎么给夏晓彤处理。

但在随后看到夏晓彤挺痛苦的样子后,他还是想出了办法。

“要不我再给你吃吃?你别误会,我不想趁机耍流氓,可是看你好像真挺痛的。”

当老陈说完这些后,夏晓彤的俏脸就更红了。

可是、可是那里真的好痛,再想想之前被老陈吃时痒痒的,没准痒痛真可以对冲。

再想想反正也被老陈吃过一次,于是也就不再那么害羞,红着脸应了下来。

因而下一刻,老陈就来到近前,掀翻了夏晓彤的裙子,更是褪下了她的小裤。

随即在夏晓彤羞赧的嘤咛声中,他埋头开启了动用嘴巴与舌头的耕耘大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上一篇:苏媚的放荡生活h|太大了 太深了 扶着 坐下去 章节目录 下一篇 :短裙卷起来趴办公桌上_芭蕾被打的文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