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在车里|乡村小傻子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嗯,不要前男友活好会想念嘛:带无线蛋跳上课H文

景国华只过去汇报过一次工作,再无其他交接。

在此情况下,朱厅.长自不会与之客气。

景国华听到这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文学

“如果将实际情况说出来,赵总怎么会谅解我们呢?”

夏海泉一脸阴沉的说。

“怎么,夏院长,厅.长说的话,在你这不管用?”

黄玥冷声道。

景国华、夏海泉是常务副厅.长何启亮一线的人,黄玥借此机会,狠狠敲打他们。

“海泉,你在这胡言乱语什么呢?”

景国华怒声喝道。

这事本是景国华、夏海泉的错,如果再惹恼厅.长,准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黄厅,我们一定按照厅.长的指示办!”

景国华掷地有声的答道。

黄玥轻点一下头,对景国华的态度表示赞同。

夏海泉虽有几分不服气,但见到黄玥发飙,不敢再多言。

“黄厅,您如果没其他事,就请回吧!”

景国华沉声道,“我们商量一下,一定将这事处理好。”

见黄玥没有走的意思,景国华果断下了逐客令!

“厅.长要求我将这事督促到位。”

黄玥一脸阴沉的说,“景院长,赵总正在等着呢,快点过去吧!”

景国华本想使缓兵之计,谁知黄玥根本不给他这机会。

“黄厅,您这也太急了,这事我们还得好好商议一下呢!”

夏海泉沉声说。

“事情的经过已非常清楚,请问你们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黄玥满脸阴沉的道,“别忘了,厅.长的要求是实事求是。”

“景院、夏院,我们还是过去吧!”

洪正明出声道,“这是厅.长的要求,另外别让黄厅久等了。”

这事和洪正明无关,他巴不得景国华和夏海泉出丑呢!

一直以来,景、夏两人联手,将洪正明压制的死死的。

这对于他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绝不会轻易放过。

景国华狠瞪洪正明一眼,心中虽很不爽,但却毫无办法。

在这之前,洪正明不敢乱来。

任何一个单位,一把手的权威都是不可撼动的,省人医也不例外。

景国华在省人医经营多年,又有夏海泉这样的副手支持,一般人绝撼动不了他。

洪正明没少努力,但每一次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景国华感觉到不对劲,先用科研经费封住洪正明的口。

这一招非常有效,在这之前,洪正明一直没敢出声。

从黄玥口中得知,卫生厅的一把手朱立诚对于这事很**,洪正明的心思便活泛起来。

朱立诚虽然初来乍到,但却是卫生厅的一把手。

如果得到他的支持,洪正明便不用将景国华放在眼里。

在这之前,洪正明便听说副厅.长黄玥是朱厅.长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洪正明敏锐的感觉到,这对于他而言,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利用好了,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景国华的靠山是卫生厅的二把手——何启亮,他如果能搭上朱立诚的线,绝对能将其压制的死死的。

机会难得,必须珍惜。

洪正明打定主意后,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景国华没想到洪正明会在这时候蹦跶起来,心中很是恼火,但却没法发飙。

黄玥抬眼直直的瞪着景国华,满脸阴沉之色。

景国华见此状况,只得硬着头皮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过去吧!”

这话从景国华口中说出,难度可想而知。

夏海泉想到出声说什么,但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一念头。

黄玥不但是副厅.长,而且有一把手的支持,绝不是他能招惹的。

与其自取其辱,不如乖乖听话。

黄玥和洪正明、景国华、夏海泉、一起向着老干部病房走去,后两人满脸阴沉,如丧考妣。

一路上,医护人员见到三位院长联袂而至,脸上都露出好奇之色,想要一探究竟。

有几位科室负责人,见到黄玥后,连忙上前打招呼,脸上的疑惑之色则更甚了。

副厅.长和三位院长一起赶向老干部住院楼,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老书记赵福宝去世的消息被封锁了,其他人并不知道相关情况。

景国华满脸阴沉,心中怒火中烧,却毫无办法。

“我要不要给何厅.长打电话说一下这事?”

景国华心中暗道。

若是出意外的是其他人,并无多大问题,偏偏赵福宝的身份特殊,老省·委副书记。

这事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够他好好喝一壶的。

景国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怠慢,决定事先向何厅.长打声招呼。

“黄厅,我去一下洗手间!”

景国华沉声说。

黄玥不可能不让他去洗手间,只得点头同意。

“我也去!”

夏海泉紧随其后,向洗手间走去。

景国华和夏海泉被黄玥“挟制”住,没机会说话。

这会极有可能借上卫生间为由,进行交流。

洪正明见状,将心一横,出声道:

“黄厅,我也去卫生间?”

黄玥听出了洪正明话里的用意,轻点一下头,表示同意。

得到示意后,洪正明立即向卫生间走去。

景国华走进洗手间后,立即拨通常务副厅.长何启亮的电话。

夏海泉不敢怠慢,守在门口帮着望风。

洪正明走到洗手间门口,见夏海泉守着,当即便意识到景国华一定在打电话。

景国华是常务副厅.长何启亮的人,他这时候打电话,十有七八是打给何厅.长的。

洪正明很想弄清景国华和何启亮说什么,于是快步向洗手间走去。

“洪院,你来这干什么?”

夏海泉冷声问道。

洪正明嘴角露出几分好奇之色,冷声问:

“夏院,这是洗手间,到这来,除了方便,难道还有别的事?”

夏海泉听到反问之语后,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支吾着不知该如何应对。

“夏院,请让一下,我憋不住了。”

洪正明煞有介事的说。

夏海泉明知洪正明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却毫无办法,只得让到一边。

洪正明快步走进洗手间,凝神静听。

“好的,我还有点事,再见!”

景国华听到夏海泉的话,得知洪正明进来了,急匆匆挂断电话。

洪正明见到景国华,轻点两下头,以示招呼。

景国华抬眼狠瞪洪正明一眼,沉着脸,出门而去。

夏海泉走到洪正明面前,沉声道:

“洪院,你打定主意要和景局过不去?”

“黄厅虽是副厅.长,但据我所知,她在厅里可没什么话语权。”

“就算她同意你站队了,未必有什么实质性好处。”

洪正明抬头瞥了夏海泉一眼,冷声道:

“谢谢夏院关心,我只是来方便一下而已,你想的未免太多了。”

夏海泉见洪正明不搭茬,心中郁闷不已,但却毫无办法。

“洪院,你好自为之!”

夏海泉冷声道。

洪正明听后,笑呵呵的说:

“夏院,你也好自为之。”

说完,洪正明便不再理睬夏海泉,转身方便起来。

夏海泉满脸阴沉,冷哼一声,转身出门而去。

洪正明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中暗道:

“你以为老子是傻子?”

“黄厅在厅里虽没什么话语权,但她身后站的可是一把手。”

“何厅.长的话语权再大,还能超过朱厅.长不成?”

景国华不是是省人医的一把手,同时还是常务副厅.长何启亮的铁杆。

洪正明一直被他压制的死死的,现在有机会翻过身来,他绝不会怠慢。

黄玥和景国华对面而立,两人都不苟言笑。

洪正明和夏海泉走过去,与之打了声招呼,继续向前走。

景国华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洪正明一眼,心中暗道:

“姓洪的,*铁了心想坑老子,等这事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这之前,为了防止洪正明在背后捅刀子,景国华以科研经费为由压制主他。

原先的效果很不错,但由于黄玥的强势表现,洪正明的心思也活泛起来。

景国华心中虽很是恼火,但却拿他没办法。

上了老干部住院楼后,众人直奔赵老的病房而来。

赵元昌见到众人后,连忙快步走出来:

“黄厅,到底是怎么回事,搞清楚了吧?”

黄玥不但是副厅.长,而且主动将这事揽过去,赵元昌自是认她说话。

“赵总,事情都已搞清楚了。”

黄玥一脸阴沉的说,“我代表卫生厅和朱厅.长,对老书记的意外离世,表示哀悼!”

赵元昌听到这话,沉声道:

“黄厅言重了,我对您、朱厅.长和卫生厅没有任何意见。”

“省人医和有些人必须给我个明确的说法,否则,今天这事没完。”

黄玥抬眼看向景国华,出声说:

“景院长,你和赵总说吧!”

这事归根结底是景国华搞出来的,黄玥绝不会和他客气。

景国华听到这话,满脸阴沉,并不出声。

赵元昌此时正在气头上,景国华绝不会触这霉头。

夏海泉见状,心里有数了,出声道:

“赵总,这完全是个例外。”

“在老书记发病时,另有一位患者情况也很不好,我恰巧遇到,于是就给张主任打了个电话。”

“张主任接到我的电话后,就赶过去了。”

“治疗完,门诊的患者闹了起来,张主任无奈,只得过去,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我说的都是实情,绝没有半句谎言。”

夏海泉说这话时,满脸笃定,因为他确实没说谎。

赵元昌能成为千万富翁,绝不是普通人,他从夏海泉的话语中,当即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夏院长,另一名患者是谁?”

赵元昌冷声问,“据我所知,张主任刚才就在老干部病房。”

一语道破天机。

夏海泉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支吾着不愿说出实情。

赵元昌见此状况,心里便有数了,冷声问:

“怎么,夏院长,我的问题很难回答吗?”

“你如果回答不出,那我只要请景院长回答了。”

景国华是省人医的一把手,赵元昌找他询问,并无问题。

夏海泉将心一横,出声道:

“另一名患者是院长亲戚,我作为下属,理应多加关照,但院长并不知道这一情况,这纯属我个人的行为,和其他人毫无关系。”

夏海泉有意将院长景国华从这事中摘出来,可谓用心良苦。

赵元昌不是省油的灯,并不搭理夏海泉,抬眼看向景国华,冷声问:

“景院长,请问,患者是你家什么亲戚?”

赵元昌问这话时,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他老子是老省·委副书记,为了安皖省的发展,做出过卓越贡献,临了却不如省人医院长的亲戚,这让他如何不恼火呢?

景国华见赵元昌满脸愤怒,急声道:

“赵总,这只是个误会,我事先并不知这事,否则……”

赵元昌并不搭理景国华,冷声说:

“景院长,我问你患者和你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吧?”

看着赵元昌咄咄逼人的架势,景国华心中暗道:

“省人医是我的地盘,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患者是我岳母。”

景国华沉声道,“夏院见她情况危急,就给张主任打了个电话。”

说到这,景国华略作停顿,继续说:

“赵总,赵老的离世是个意外,我们都很心痛,但你也不能以此来威胁人!”

赵元昌本就火大,听到这话,当即便怒了:

“姓景的,你岳母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她凭什么住老干部病房?”

“我老子是老省·委副书记,正儿八经的省部级领导,到头来,不如你岳母。”

“*竟敢说老子以此来威胁你,威胁你妈的×,老子揍死你!”

赵元昌说到这,再也忍不住了,挥拳冲着景国华狠砸过来。

景国华做梦也想不到赵元昌会动粗,毫无防备,脸颊上重重挨了一拳。

吴海泉连忙上前一步,抱住赵元昌,急声道:

“赵总,别冲动,有什么事慢慢说!”

赵元昌满脸阴沉,怒声道:

“我爸的死你们脱不了干系,老子这就去省·委,找有关领导反应这一问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老师办公室娇喘浪吟|校园里的小多肉 章节目录 下一篇 :短裙卷起来趴办公桌上_芭蕾被打的文章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前后夹击 怎么持久一点|乡村小傻子免费阅读全文 2022-06-18
被傻子摸小豆豆|傻子曰遍全村少妇 2022-05-30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章免费阅读|第一章初始小芳 2022-03-12
你的尺寸太大了,我会烂掉的|傻子在全村占尽了便宜 2022-02-21
村里人以为我是瞎子/山村小神医傻子全文免费阅读 2022-02-17
傻柱子他不会说出去的小说|傻子不傻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2021-09-19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章免费下载|曲婷婷 2021-07-08
傻子吃女人的奶水_你说你是不是欠干 2021-01-29